5G需要“频谱路线图”保驾护航

2016-12-09 20:52:07 admin 12

20156月,国际电信联盟(ITU)正式公布5G命名——IMT-2020,以及5G标准的完成时间——2020年,也明确了5G的主要性能指标——未来5G网络将至少有20Gbit/s的速度,也将能在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为超过100万台物联网设备提供100Mbit/s以上的平均数据传输速度。以上前所未有的传输速率,必然需要相应频谱资源的支持。


5G面临频谱资源紧缺挑战


ITU将“为5G寻找新的频谱资源”列为WRC-15大会的首要议题。5G重点考虑6GHz以下潜在候选频段(主要面向WRC-15),下一步将考虑6GHz以上高频段(面向WRC-19及以后)。经相关机构研究测算,我国发展5G还存在500MHz以上的频谱缺口,同时面向5G的大流量、高密度业务需要300MHz以上连续频谱的支持,这都需要在WRC-15大会上积极争取。目前,我国拟向ITU提出新的适合频率为14271525MHz33003400MHz44004500MHz48004990MHz,同时辅以2G/3G的零散频段以及非授权频段等。


但是,我国提出的14274999MHz频段涵盖了许多重要的军事用频项目。以美军用频为例,14271525MHz频段广泛应用在航空遥测及相关遥控通信领域;33003400MHz频段美军应用于搜索、探测、定位、控制雷达等业务;44004500MHz48004990MHz频段美军应用于作战与训练通信,以及战术数据链、无人机指挥与控制系统。


因此,5G的发展与落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频谱的协调与供给能力。



“频谱路线图”是重要保障


在无线宽带战略实施中,“频谱路线图”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以美国为例,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0年发布了“释放无线宽带革命”的计划,以总统指令的方式推行国家宽带战略。该计划包括:在10年内重新获得500MHz频谱,并在5年内将300MHz频谱用于移动通信;鼓励频谱拍卖;确保频谱的分配和使用更加透明;加强对新频谱利用技术的研究等。在此频谱路线图的指导下,美国将提升频谱支持能力置于国家高度的战略之中。


20105月欧盟正式发布《数字议程进展报告2011》,其中包括建议欧盟各成员国在2013年之前将一部分有价值的广播频谱提供给移动运营商,并要求其27个成员国在20131月之前把700MHz频段分配给移动宽带网。欧盟通过合理分配频谱,增加频谱资源分配的灵活性和竞争性,如鼓励频谱资源快速应用、允许频谱资源二次交易等。


201012月,英国政府发布《英国超高速宽带的未来》,该报告明确在10年中至少释放500MHz频谱用于移动宽带业务。



“频谱路线图”的实现路径


首先,实施“频谱路线图”需要立法。以美国为例,早在20091月美国众议院通过的《2009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》中,就指示FCC制定一份国家宽带计划,在未来10年使频谱分配和使用具有更大的透明度。20106月,奥巴马总统签署了《释放无线宽带革命》备忘录,要求NTIAFCC合作,在未来10年内将500MHz频谱转用于移动无线宽带。由此可见,美国宽带战略“频谱路线图”是以国会立法和总统签署频谱法令为基石,进而逐步推进与落实的,这为“频谱路线图”实施中的利益协调奠定了法律基础。


在国家宽带战略立法之后,需要国家管理机构制定和颁布相应的需求与规划,以实现频谱支持能力的固化,NTIA制定了《联邦机构频谱战略规划》,FCC发布了《20122016FCC战略规划》。其次是频谱管理方式的变革,提升国家宽带战略的频谱资源支持能力,离不开对以命令与控制为主的频谱管理传统模式的变革。例如,美国提出频谱高速公路计划,建议改变细分、独占的频谱划分模式,将频谱划分成较宽的、便于共享的频段。坚持频谱的拍卖与交易,20106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总统备忘录,承诺将拍卖500MHz的联邦和商用频谱所得,用于公共安全、基础设施投资和减少赤字,同时鼓励频谱的二次交易。另外,采用频谱高效利用技术是提升频谱资源支持能力的永恒主题。


由上可见,国家宽带战略中的“频谱路线图”是在频谱领域集立法、规划、管理模式与技术研发为一体的国家级战略平台,用以推动和支持国家无线宽带战略的实施。


呼唤我国“频谱路线图”尽快出台


20138月,国务院发布《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及实施方案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“尽快研究确定国家宽带无线发展各阶段的频谱需求,梳理无线频谱分布和利用状况。加快研究频谱规划方案,制定频谱中长期规划,明确无线频谱综合利用的时间表和路线图。”这是我国首次以“频谱路线图”的方式,强调频谱资源对宽带战略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影响。但是,至今我国“频谱路线图”仍无明显进展。


首先,我国的宽带战略是以国务院《通知》的形式发布的,而《通知》仅在“政策措施”中明确国家无线“频谱路线图”,促进频谱资源的高效利用,推动各种宽带技术发展。但是,宽带战略发布己近两年,不但频谱立法方面依旧空白,而且己颁布22年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》的修订版也遙遙无期,缺乏立法支持的“频谱路线图”难以出台。同时,“频谱路线图”的出台与执行必将打破己有利益格局,而隐藏在频谱资源背后的利益之争难以协调,在协调中又缺乏以立法为基础的决策依据。


其次,“频谱路线图”必然依托于国家级的频谱战略规划,我国至今除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频率划分规定》外,无线电业务的频谱配置都以管理机构发布通知的形式予以确定,至今尚无权威的频谱战略规划问世。


再次,国外“频谱路线图”的重要内容还表现在追求频谱资源效益最大化、制定与执行灵活的以市场为导向的频谱资源分配政策、促进频谱交易二级市场发展。而我国在国家宽带战略发布近两年来,仍未迈开频谱资源市场化的步伐。


预计5G来临后,频谱资源的国际化争夺愈发激烈,5G的进展对频谱资源的依赖愈加严重,5G话语权的掌控离不开频谱资源的支持。因此,借5G东风突破各种障碍,实现国家宽帯战略中“频谱路线图”的落地,将是我国5G征程中的重要一环。